笺默语

吃信白、薛晓、杰约、蝶盲、快新、赛夏、云亮、露婵、双冰、二乔等。【滑稽】

【杰约杰】弦月



   开膛手×吸血鬼摄影师

  

  我饿疯了自割大腿肉产的粮,自娱自乐,勿喷,ooc都是我的。(将就着看吧,我知道没粮吃的痛)

  

  (不会画画只能码码字解馋了)【划掉】

  

  ———————————以下正文—————————

  

  夜晚的大街寂静非常

  

  不过前提是得忽略那声惨叫

  

  天上的云层已经积得很厚,看样子是要下雨了。施虐者哼着独特的小曲将尸体运放到一个废弃的房屋中,准备上演自己的拿手好戏。

  

  好似主人正在自己花园中散步一般的脚步声突然传来打断了开膛手的表演。

  

  “先生”

  

  杰克停下手中的活,望向门口前站立的摄影师,雷电闪出的光可以让他清楚地看见摄影师露出的两颗尖利的獠牙。

  

  “您把我看上的食物弄的不新鲜了,不仅如此,还不美观。”

  

  

  下雨了,气温比刚才更冷了些。

  

  

  “哦?那么我想我应该对您说声抱歉,不过,貌似没什么用呢。”

  

  约瑟夫看了一眼地上那具尸体,用左手打了个响指,尸体霎时间就化为烟尘散去。

  

  “毕竟是我先看上的,您不介意我对它做些多余的处理吧。”

  

  杰克行了个礼,面具下露出一个戏谑的笑。

  

  “当然不会,不过,我应该怎样向您表达我的歉意呢?”

  

  “与其另寻其他猎物,眼前不就有现成的吗?您说对吧,先生。”

  

  杰克又低沉着声音闷闷的笑了几声,然后去吻约瑟夫的手。

  

  “这是当然,舍近求远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不过,您今晚可能不会成功,毕竟我也需要找到新的玩具。”

  

  约瑟夫那双淡漠的眼睛带着趣味与好奇,他多年来乏味的生活看样子在今天找到了点乐趣。

  

  “提前下结论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杰克看着约瑟夫的眼睛,左手的雾刃已经形成完毕。

  

  “那么,拭目以待?”

  

  约瑟夫开始往后退去,那柄经历了半个多世纪却依然锐利的西洋刀被握他在手上。

  

  “先生,这可不绅士。”约瑟夫用刀把雾刃劈散。

  

  “啊,抱歉。不过我也不是绅士,而是开膛手,您可得小心了。”

  

  “您也一样。”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不过比往常有趣多了不是吗。

  

  

  ———————————end———————————

  

  其实我听说吸血鬼是一种情欲与性欲并存的生物,所以……我原来想写的是……

  

  话说有没有人能教我玩约美人啊【划掉】

  

  

  

  

   


【杰约杰无差】互怼日常

  重度ooc,看得懂你厉害。

        偷偷潜水这么久,我终于昧不过良心割了一块自己的大腿肉。
  
  灵感来源:就像看看贵族之间的对话是怎样的(后来写崩了)【大雾】
  
  
  ——————————正文——————————
  
  
  清晨,窗外艳丽娇嫩的玫瑰裹上了一层白露,在雾气迷朦中若隐若现,显得更加诱人。
  
  “您种的玫瑰好像从未凋谢过?”约瑟夫左手拿起一个茶杯优雅的抿了一口。
  
  “在这座庄园里时间是静止的,您忘了吗?我亲爱的约瑟夫先生。”杰克用手撑着右脸,有些好笑的道。
  
  “啊……要知道我刚来不久,所以对这座庄园还不是很熟悉。”
  
  “那么,按道理来说我应该算是您的前辈。”杰克又重新为约瑟夫添了些茶水。
  
  “不过可惜,论年龄来说在下应该算是您的长辈,叫您前辈的话在下还是觉得有些奇怪……茶水就不用再添了,苦。”
  
  两位绅士互相望了一眼,然后轻笑起来。
  
  “还记得我们初遇时的场景吗?”约瑟夫又抿了一小口茶水,然后皱着眉道。
  
  “当然,那时我还无礼的将您认作成一位小姐。”杰克往约瑟夫的茶里加了些奶。
  
  约瑟夫用勺子搅了搅杯里的茶水,随后轻轻的道:“那时我还忍不住想不顾绅士的礼仪弄死我亲爱的同事呢。”
  
  杰克听完后露出一个似嘲讽又带着其它复杂情感却完美的笑出来。
  
  “伪绅士。”
  
  “彼此彼此。”
  
  随后便是良久的沉默,久到两人都将杯中的茶水喝完了。
  
  “杰克先生,我该走了。”
  
  约瑟夫打破沉默
  
  “……介意我做一件失礼的事吗?”
  
  “嗯?”
  
  杰克走近约瑟夫,俯身在他的眼角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后者天蓝色的眸子微微睁大
  
  “……您这是?”约瑟夫的语气带有不解和愉悦。
  
  杰克抱起约瑟夫,闻了闻他的发香后道:“您应该走了,因为游戏快要开始了。”
  
  “念在同事的情面上我愿意送您一程,毕竟您走的实在太慢了。”
  
  约瑟夫面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是吗?那还真是谢谢您了。”
  
  
  谢谢您送的一程,也是最后一程。
  
  
  在这座庄园里的人是永远得不到像爱情这种高尚的东西,两人却又都对对方有着病态的爱。
  
  
  
  
  您最好远离我。
                      ————杰克/约瑟夫